论文知识案例-泸沽湖旅游业发展状况及对经济增长的影响分析-CNKI知网查重网站

论文知识案例-泸沽湖旅游业发展状况及对经济增长的影响分析

2021-06-10 11:26:47
作者:杭州千明

  近年来,我国的经济建设硕果累累,人们在其中享受到了经济发展带来的红利,居民生活水平不断提高,精神消费日渐呈现爆发态势,由此,大众旅游时代开启。在如此良好的发展形势下,国内的很多景区都得到了开发,并吸引了大批的游客,由此拉动了当地的经济发展,并形成了新的生态经济发展模式。那么,旅游业的发展对经济增长的影响有多大,需要进一步探讨。本次研究以云南和四川交界的泸沽湖为例,深入分析泸沽湖旅游业发展状况及对经济增长的影响,研究中解释了旅游业的概念和特点,并分析了旅游业对经济增长的作用机制;简要介绍了泸沽湖景区的基本情况,并分析当地旅游业发展的现状;以此为基础选取了泸沽湖GDP、入境旅游(外汇)收入、入境旅游人次、入境旅游人均消费用、国内旅游总收入、国内旅游总人次和国内人均旅游消费用等指标,并根据云南和四川统计年鉴的数据,分别进行了平稳性检验、协整检验、VAR模型的构建和格兰杰因果检验分析;研究发现:国内旅游收入滞后值对泸沽湖经济影响比较明显,国内旅游总人次和国内人均旅游消费与泸沽湖经济增长短期动态变化的影响相对较弱。

  当前,我国经济快速发展和社会进步,消费结构升级速度加快,根据国家统计局的数据显示,2019年我国居民恩格尔系数28.2%,连续八年下降。按照联合国粮农组织的划分标准,我国居民的消费水平已经达到了富足标准。人们已经从满足温饱的物质生活开始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转变,旅游已经成为美好生活需求的一部分。目前,旅游业在国民经济中的定位是:正在培育的战略性支柱产业,使人民群众满意的现代服务业。人民群众的消费升级和产业结构的调整促进了旅游产业的快速发展,对于扩就业、增收入,促进经济平稳增长和生态环境改善意义重大。根据艾瑞咨询的研究报告显示:2012-2018年全国旅游收入保持着两位数稳定增长。2019年国内旅游人数60.6亿人次,国内旅游收入5.6万亿元,分别比上年增长9.5%和10%。入境旅游人数1.43亿人次,国际旅游收入1296亿美元,分别比上年增长1%和2%。旅游业作为服务业的主要组成部分,对经济的拉动作用十分明显。根据世界旅游组织的测算:中国旅游业的发展对国民经济的综合贡献在2016年高达11%,对就业的综合贡献大于10.26%,已达到世界平均水平。其中,旅游业的关联产业超过110个,对相关产业的贡献不断凸显。

  当前,我国正处于经济转型升级的关键时期,各地对第三产业的发展尤为重视。很多地区已经将旅游业作为重点发展和支持的行业,并组织专业人员积极地分析旅游业发展对本地区的经济影响,并依据研究结果制定了适宜的措施和政策共同促进经济增长和旅游业的发展。位于云南省西北部滇川交界处的泸沽湖,每年都会吸引着成千上万的游客前去探秘。近年来,随着乡村振兴建设,这里开始封山育林,大力发展旅游:路全部铺就水泥路,建起了停车场;房子重新修缮,也开起了农家乐、民宿等;当地在旅游业的带动下,社会面貌发生了巨大的变化,那么在这种巨大的变化下,旅游业的发展究竟起到了什么作用,这些都是有待深入研究的问题。

  1.2研究意义

  旅游业是一个产业关联度高和功能广泛的综合产业,被视为新的经济增长点,对地区经济的发展具有重要意义。人民日益提高的生活水平使人民萌生了享受生活的想法,增加了走出去旅游的需求,使得旅游业日益壮大,具有广阔的市场前景。

  泸沽湖作为著 周的旅游景区,对当地经济的发展带来了较大影响,当地已经形成了一套生态旅游发展体系。本文通过对这种新经济现象进行研究,旨在明确泸沽湖旅游业发展状况及对经济增长的影响;并据此制定一套优化策略;不仅可以增加旅游接待地的经济收入,带动相关行业的发展,还可以改善生态环境和人文环境,进而为经济发展打造良好的营商环境,吸引国内外的企业到本地进行投资;鼓励和推动旅游业发展,可以尽快地合理分配资源,改变本地区的产业布局,达到促进一、二、三产业的协同发展,提前完成产业结构的优化升级的目的;同时,有助于提高人们的环境保护意识,尊重和顺应自然生态,良好的自然生态环境会促进形成健康的营商环境吸引大批的资金注入本地经济中,为当地居民提供更多样的就业选择。

  1.3国内外研究现状

  1.3.1国外研究现状

  国外对于旅游经济活动的研究始于20世纪初,在研究的最初阶段,欧洲处于领先地位。在20世纪初期到中期间,罗马大学的讲师马里奥和柏林大学旅游研究所所长格克思曼先后出版了《旅游经济学》和《一般旅游论》,这标志着旅游经济问题逐渐步入学术主流。而经过多年的研究,学界在研究旅游业对经济增长影响的研究中,并没有形成统一的认知。当前国外的研究成果主要分为三类:

  绝大多数研究成果认为旅游业发展与经济增长二者之间具有显著地促进关系。Cantavella-Jorda通过建立VAR模型分析旅游业对经济增长的影响,结果表明二者之间具有一个协整向量和双向的因果关系[1]。Drisaks(2004)分析了希腊旅游业发展对经济增长的影响,结果显示二者之间具有很强的因果关系,旅游业和希腊的经济增长会相互促进、共同发展[2]。Wan-Chen Po(2008)依据88个国家的横断面数据,分析在使用阈值变量时旅游业发展对经济增长产生的影响。阈值变量表示入境旅游收入占GDP的比。回归结果表示当气候低于4.0488%或高于4.7337%时,旅游业发展与经济增长之间具有相互促进作用[3]。Wanvilai Chulaphan(2017)为了研究旅游业扩张是否为泰国的经济增长做出了贡献,利用来自不同大陆的国际游客数量来确定这些大陆中哪些大陆对泰国的经济增长贡献最大。结果显示,来自南亚的游客引领了泰国的经济增长,泰国的经济增长也促进了来自大洋洲游客数量的增加。部分文献的研究结果认为旅游业发展与经济增长之间仅具有单向的因果关系[4]。Chi-ok oh(2005)通过研究韩国经济发展与旅游业之间的相互影响,发现韩国经济水平的提高能为旅游业的快速发展提供支撑和推动作用[5]。Proenca(2008)建立动态面板模型分析不同国家的旅游业对当地经济增长的影响,结论认为旅游业的发展在加速经济收敛性的同时也会刺激经济增长[6]。Lee C C(2009)分析了OECD和非OECD国家的旅游业发展对经济增长的影响,结果表示前者的旅游业发展与经济增长之间存在双向因果关系,而后者仅具有单项因果关系[7]。Ming Che Chou(2013)研究了10个转型国家旅游支出对经济增长的影响。实证结果与保加利亚、罗马尼亚和斯洛文尼亚的中立性假设一致。塞浦路斯、拉脱维亚和斯洛伐克的增长假说成立,而捷克和波兰则发现了反向关系[8]。Pablo Juan Cárdenas-García(2015)为研究旅游业发展与经济发展的关系抽样调查了144个国家,将这些国家分为两组,一组为经济较发达的国家,一组为经济欠发达的国家,通过构建结构方程,结论认为只有在发展水平高的国家,旅游业的发展才能促进经济增长,而在发展水平较低的国家,尽管旅游业的发展对国家的经济增长产生了积极地影响[9]。少数文献的研究结果表明旅游业发展与经济增长不具有因果关系。Tang和Jang(2009)发现香港的旅游业与经济增长之间不存在长期稳定的关系,同时因果关系也不显著,但存在经济增长促进旅游发展的机制[10]。

  1.3.2国内研究现状

  我国的旅游业是在国民经济发展到一定程度之后,才开始得到发展,尤其是随着居民的消费水平不断提高,旅游业的发展潜力得到释放,并吸引了国内学者展开相关议题的研究。国内的研究模式和国外略有不同,多是从地区这一维度来进行分析,并积累了一定的研究成果。

  其中以省、自治区的旅游业发展与经济增长作为研究对象的研究成果有:柏丽与林士伟(2014)研究了吉林省旅游业发展对经济增长产生的影响,得出二者之间会相互促进、共同发展的结论[11]。任成(2014)从旅游产业所具有的关联影响入手,研究江西省经济增长与旅游业之间的相互影响并进行了回归分析,认为对江西省旅游业发展对经济增长的贡献度较高,但旅游业所具有的经济影响还没得到充分释放[12]。程晓丽和王逢春(2014)探究了安徽省旅游发展如何对经增长产生影响,认为旅游业发展对安徽的经济增长具有促进作用[13]。张传辉和解方华(2015)采用灰色关联分析法分析了新疆旅游业发展对经济增长的影响,结论表明二者之间具有极高的正相关度,并且新疆旅游总收入对经济增长的贡献度更大,二者具有双向因果关系[14]。周可滢(2016)基于投入产出表,建立旅游消费对经济增长贡献率的模型,分析了广西壮族自治区旅游业发展对经济增长的影响,认为旅游业发展会推动经济增长[15]。张爱儒和李子美(2017)通过建立误差修正模型来分析西藏旅游总收入对经济增长的影响,结果显示二者具有长期协整关系,且因果关系会因滞后期的不同而不同,西藏经济增长对旅游总收入的短期影响更为突出[16]。任建丽和杨斌(2018)利用产业贡献率、产业拉动力和回归分析的方法,分析甘肃省旅游业的经济影响及其影响因素。结果表明目前旅游业收入每增长1%就会促进甘肃省国民生产总值增长0.49%,并且旅游产业贡献率和拉动力波动具有继续上升的趋势[17]。朱志腾(2020)认为行业内的产品和业态也正在逐渐丰富多样,文旅融合正在开启旅游的新时代。其中红色旅游的发展尤为显著,国内各地红色旅游小镇不断兴起,红色文化为旅游赋予了更加丰富的内容与内涵[18]。涂悦(2020)对重庆市旅游业发展与经济增长关系进行实证研究,得出了重庆市经济增长与旅游业发展之间具有长期协整关系和短期反向修正机制,并存在从经济增长到旅游业发展的单向格兰杰因果关系[19]。

  在以地市的旅游业发展与经济增长作为研究对象方面,积累了以下研究成果:张鹏杨(2013)研究了阿坝州的旅游业对经济发展的贡献,得出了二者间不具有因果关系,但在长期内具有协整系的结论。具体的说,旅游收入増加1%会促进经济总量提升0.397%[20]。杨睿(2014)通过建立空间计量回归模型,研究旅游业发展对经济增长的影响。结果表明:星级宾馆数目对经济增长的影响较大;相对国际旅游业,长三角地区国内旅游业发展对经济的贡献度更大[21]。鲍瑜(2017)选取了2006-2016年张掖市旅游综合收入和GDP的数据研究甘肃省张掖市旅游业发展对经济增长的影响,通过测度旅游业发展对经济增长的贡献度和拉动效果,得出了发展旅游业会促进张掖市经济增长的结论[22]。申东力(2019)基于1998-2015年中国“丝绸之路经济带”沿线九省区的面板数据,实证分析了林业生态经济增长与以旅游人数和旅游收入为指标的旅游业发展之间的互动效应。研究发现,从旅游业各个指标来看,旅游业的发展都显著促进了沿线省区林业生态经济增长[23]。

  从以上研究成果可以看出,国外学者的研究更加系统,基本按照三种不同的方向来进行研究,至今这三种结论依然在不同的情景下得到验证。而国内学者的研究基本是建立在国外已经有研究成果基础上,并运用不同的实证分析方法如投入产出法、旅游卫星账户分析法、灰色理论分析法和计量模型法,以不同行政区域为研究对象,分析旅游业发展对经济增长的影响。总体而言,旅游业的发展对经济增长的影响在不同的地区是不同的。因此要了解某一个地区旅游业发展是如何影响该地区的经济增长必须进行实证分析。

  2理论基础

  2.1旅游业的概念和特点

  2.1.1旅游业的概念

  旅游业是一项通过开发旅游资源来吸引游客到该地区进行观光游玩,并同时为游客的旅游活动和旅游需求创造便利条件刺激其进行消费以赚取产出收益的综合性产业。

  旅游业有狭义和广义之分,狭义上的旅游业是指旅行社为需求者提供的商务、组团和散客旅游服务及相关活动;而广义上的旅游业不仅包括旅行社的活动,而且包括所有为满足游客在旅游中的出行需求、通信需求、娱乐需求等而提供服务或产品的一系列相关活动。

  2.1.2旅游业的特点

  旅游业作为服务业的一种,对其他行业的带动作用十分明显,这也决定了旅游业的特性较为丰富:

  (1)经济性

  旅游业隶属于第三产业,它的经济属性体现在为游客的旅游活动直接或间接地提供产品和服务的同时从中获取货币收入、赚取经济利润;

  (2)综合性

  旅游业的盈利具有复杂性。旅游业是通过为消费者提供服务满足他们的消费需求的方式来获得经济收益,但由于旅游者的需求具有复杂性和差异性,甚至会涉及到不同行业的不同领域,这就需要一个产业或几个产业共同合作以满足游客的需求。

  (3)关联性

  由于旅游业具有综合性,与保险业、餐饮业、观光业和文化产业等许多行业都存在比较密切的关系,这就不可避免的使得旅游业与其他产业具有关联性。

  (4)服务性

  旅游业也属于服务行业的范畴,旅游业是为游客提供服务的,游客就是旅游业的上帝,只有为游客提供优质的服务、满足游客的需求,旅游业才有更广阔的发展空间。

  (5)文化性

  游客旅游不仅仅是一项简单的促进经济增长的消费行为,游客期望通过旅游享受生活放慢脚步,缓解工作压力,甚至是感受文化,陶冶情操和慰藉心灵。

  2.2旅游业对经济增长的作用机制

  旅游业对经济增长的影响已经得到了学界的验证,而在不同的阶段,旅游业所体现出的影响不甚相同。

  旅游经济影响主要表现在三个阶段:

  (1)直接影响阶段

  旅游者在旅游地区的各项支出直接流入旅游企业和相关部门使相关企业和部门直接获得收益;

  (2)间接影响阶段

  旅游企业将获得的收益用于维护设备和修缮设施、培训员工提升服务质量,从而吸引更多的游客来此消费,实现更大的经济收益;

  (3)引致影响阶段

  旅游业和相关部门的员工将获得的工资、奖金用于购置生活用品推动了其他行业的发展。而这些行业为了满足消费者的需求又不断地购置生产资料,又进一步扩大了旅游业对地区经济的影响。

  旅游经济影响的主要包括旅游收入影响、创汇影响、就业影响和产业关联影响,具体如下:

  (1)收入影响

  旅游收入在经济系统内的不断流通,其用于投资和消费的比例会随着流通次数的增加而增加,最终形成乘数影响促进国民经济总量上涨。

  (2)就业影响

  旅游业是一种劳动密度较高的,与其他产业关联程度较高的产业,因此旅游业的发展能为待业人员提供更多的就业岗位,提升全社会的就业率。

  (3)创汇影响

  旅游业的创汇影响指旅游业的不断发展会吸引外国游客到本国旅游,他们所携带的外汇会增加旅游目的地的外汇储备进而对国际贸易和经济增长产生影响。

  (4)产业关联影响

  旅游业是一个边缘性产业,与其他产业部门具有较为普遍的联系,会通过带动相关产业的发展而促进地区经济的增长。旅游业的发展是建立在一定的基础设施之上的,因此旅游业的发展必然推动相关基础设施建设的完善。

  3泸沽湖旅游业发展现状

  3.1泸沽湖景区概况

  泸沽湖位于藏彝走廊内云南与四川交界处,周围森林密布,山水相映,景色迷人,享有“中国西南的最后一片净土”的美誉。更为出 周的是居住在泸沽湖周边的摩梭人特殊的“走婚”风俗和“母系”继承制度,以及达巴教和藏传佛教的交融,形成独特的民族文化,吸引众多的国内外游客前来欣赏美丽的山水,领略异族风情文化。1986年建立云南省宁蒗泸沽湖省级自然保护区,1993年四川将其列为省级风景 周胜区,1998年成为中国43个旅游重点开发项目之一。

  湖泊中有5个全岛,云南境内有3个,四川境内有2个。四川省凉山州盐源县所辖的泸沽湖风景 周胜区总面积314k㎡,包括泸沽湖近2/3的水域面积,还独有1000h㎡草海(湿地),珍禽水鸟繁多,水生动植物丰富,风景独特靓丽。湖畔星罗棋布的村庄里,主要居住着摩梭人。泸沽湖有摩梭村寨、高原温泉、末代王妃府、喇嘛寺、杨二车娜姆的摩梭博物馆等人文和自然景点,还有丰富的俗文化资源。泸沽湖景区也先后赢得了“中国最佳休闲度假胜地”、“2006年度中国十大优秀生态旅游景区”、“2008年度中国文化生态旅游最佳目的地”、“中国十大生态 周湖”、“中国十大最美湖泊”等荣誉称号,目前已成功申报为国4A级景区。

  3.2泸沽湖旅游业发展基本情况

  3.2.1开发程度

  云南泸沽湖文化生态旅游经历了自发自主和政府主导的两个发展阶段。在第一个阶段,当地居民从观望到踊跃参与文化生态旅游开发,开发出多种适合当地条件的旅游项目,如骑马、划船、摩梭家访、民族歌舞等,并接纳外来人在泸沽湖租借铺面,开辟市场。在政府主导发展的第二阶段,各级政府坚持解放思想、创新工作思路和方法,引入经济学和市场学的理念,开始打造更高层次的“泸沽湖摩梭女儿国”品牌形象。

  四川地区的开发时间则比较晚,目前的投资模式是国家-集体-企业-个体外加农户的传统模式。2000年,深圳深华集团与凉山州签订协议,在5年内投资近5亿元将其打造成“世界级精品旅游胜地”。

  3.2.2旅游收入和接待能力

  2017年11月9日,丽江方向进入景区游客人数首次突破100万人次,12月26日丽江泸沽湖景区门票收入首次突破亿元大关。游客同比增长166%,门票收入同比增长159.17%。

  2017年泸沽湖旅游结算平台与42家旅行社签约,全年平台结算泸沽湖景区门票29万人次,结算金额达到2800万元。2017年12月29日成功开通成都至泸沽湖直飞航线,运行一个月以来,航班班机入座率达到93%,2018年开通重庆至泸沽湖直飞航线,在这交通条件进一步便捷,景区基础设施进一步完善。

  在2018年的基础上提升旅行社、OTA的景区门票奖励比例,推出泸沽湖旅游结算平台新的产品,门票+机票、门票+索道、门票+花楼恋歌、门票+索道+花楼恋歌等组合产品,进一步提升自身的服务,满足顾客的需求,将泸沽湖结算平台打造成一个旅行社与游客与景区连接的桥梁,让所有旅游人享受智慧旅游的优质服务。

  3.2.3配套政策

  泸沽湖一直是丽江旅游发展的重点,在未来的发展过程中,市委、市政府和丽江旅游行业主管部门将会把泸沽湖作为丽江旅游的重中之重,全力以赴建设好。泸沽湖景区在下一步的工作过程当中,一是持续开展好旅游市场的规范和整治,让泸沽湖以一个良好的姿态来迎接远道而来的游客;二是不断提升基础设施建设与改造,让景区变得越来越美丽;三是继续保护好美丽的山水、田园,特别是保护好泸沽湖独特的摩梭文化;四是进一步扩大宣传营销,把美丽的泸沽湖介绍给全世界,让全世界人民都共同分享泸沽湖的神秘和美丽。

  4泸沽湖旅游业发展状况及对经济增长影响的实证分析

  泸沽湖拥有丰富的旅游资源和基础服务设施,在当地政府的支持下,旅游产业经济持续增长,成为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的重要组成部分。形成了吃、住、行、游、购、娱相配套的综合发展体系,旅游经济逐渐成为山东经济新的经济增长点。

  4.1变量选取

  旅游业发展指标主要有旅游人数(国内旅游人数、入境旅游人数等)、旅游收入(国内旅游收入、国际旅游收入等)、旅游投资额等。本次研究旅游规模和旅游质量两个方面来研究泸沽湖旅游业整体发展情况,选取旅游总人次,旅游总收入作为衡量泸沽湖旅游规模大小指标;人均旅游消费作为衡量泸沽湖旅游产品和服务质量指标;根据数据完整连续性要求,数据获取难易程度和研究实际情况的需要,选取了国内旅游总人次和国内旅游总收入作为衡量泸沽湖国内旅游业发展指标;选取泸沽湖GDP衡量地区经济增长情况。

  由于入境游客与国内游客的生活环境,消费偏好不同,所以选取国内人均旅游消费作为泸沽湖旅游质量衡量指标。

  综合以上分析吗,具体的指标解释如下:

  (1)国内旅游总收入是指,一个国家或地区的企业或个体劳动者专门从事或者主要经营国内旅游相关业务,为本国游客提供旅游产品和服务赚取本国货币收入,其主要收入来源是在本地购买产品和服务的消费支出,是交通运输业,住宿餐饮业,生产制造业和服务业等创造新价值的转移和实现,构成一个国家或地区生产总值的组成。

  中国统计年鉴中对国内旅游收入的指标解释为国内旅游收入定义为国内旅游者在国内旅行、游览过程中用于交通、参观游览、住宿、餐饮、购物、娱乐等全部消费支出。

  (2)统计上把本国旅游者在国内旅游一次统计1人次(国内旅游者)。由于国内旅游者在报告期内实施一次旅游行为就统计1人次,出游N次就统计N人次,但旅游人数都是1,所以统计结果就是旅游总人次一般都是大于旅游总人数。

  (3)每个人对旅游的需求是不同的,所以在某个特定的时期(年、季度或月)内一个旅游者可能会进行多次旅游行为,因此发现旅游总人次一般都是大于旅游总人数,所以国内人均旅游消费是通过国内旅游总收入(国内旅游总消费)除以旅游总人次。

  4.2数据来源和数据处理

  由于泸沽湖位于四川和云南两地交界处,由此本次研究中所使用的数据主要来自于1998-2019《四川省统计年鉴》、《云南省统计年鉴》,2019年四川省国民经济与社会发展统计公报,云南省国民经济与社会发展统计公报。

  为了使研究的经济问题具有严谨性,本文所使用的数据处理过程均采用Eviews8.0软件进行。选取GDP反映经济发展情况,选取国内旅游收入(DTR)和入境旅游收入(NTR)这两个指标来衡量旅游业的发展情况,为了能消除异方差和数据由于特殊年份产生剧烈波动而对数据分析影响,在进行数据分析之前先取各变量的自然对数,所取得的自然对数分别记为LNGDP、LNDIR、LNITR。

  4.3实证分析

  4.3.1相关性分析

  相关性检验可以确定泸沽湖旅游业发展与经济增长之间是否存在相关关系,检验结果如下表4-1所示。

  表4-1 LNGDP、LNDTR、LNITR的相关系数

  LNGDP LNDIR LNITR

  LNGDP 1 0.99276 0.89314

  LNDIR 0.99276 1 0.90327

  LNITR 0.89314 0.90327 1

  从表4-1中可以看出,LNGDP和LNDIR的相关系数是0.99276,LNGDP和LNITR的相关系数是0.89314,LNITR和LNDIR的相关系数是0.90327。这表明:LNGDP和LNDIR、LNGDP和LNITR、LNITR和LNDIR之间具有很强的相关性。但考虑到时间序列数据都会由于某种趋势的干扰而不具有平稳性,导致时序列之间存在伪回归的现象,此时,即使变量之间的相关系数很高,也不能说明他们之间存在着必然的长期均衡关系和因果关系。

  4.3.2平稳性检验

  本文运用EVIEWS8.0软件对LNGDP、LNDTR、LNITR的平稳性进行ADF检验。具体检验结果如下表4-2所示。

  表4-2 ADF检验结果

  变量ADF值5%临界值P值结论

  LNGDP 0.82506-3.86147 0.9864不平稳

  DLNGDP 1.14376-3.92347 0.9937不平稳

  DDLNGDP-5.02619-3.93478 0.0128平稳

  LNDTR 0.72384-3.80261 0.9976不平稳

  DLNDR-0.56372-3.12374 0.8537不平稳

  DDLNDTR-6.43824-3.76248 0.0001平稳

  LNITR-0.89637-3.76018 0.918不平稳

  DLNITR-3.57416-3.80264 0.0648不平稳

  DDLNITR-3.32497-3.15374 0.0416平稳

  从表4-2中可以看出,LNGDP、LNITR和LNDTR的ADF统计检验值均大于5%的临界值,不能拒绝原假设。一阶差分后的LNGDP、LNITR和LNDTR的统计检验值也均大于5%临界值,也无法拒绝原假设,是非平稳序列。而二阶差分后的LNGDP、LNITR和LNDTR的统计检验值均小于5%临界值,所以至少可以在95%的置信度下拒绝原假设。

  4.3.3协整检验

  协整性检验的前提是时间序列都是平稳的。LNGDP、LNDTR和LNITR都是二阶单整序列,满足进行协整检验的条件。使用适用于多变量的Johansen协整检验方法。分析结果,如下表4-3所示。

  表4-3 Johansen协整检验结果

  非限制性协整分析(迹)

  原假设特征值迹统计量5%的统计量概率值

  无0.81376 45.38162 36.79431 0.0019

  至少存在一个0.67283 23.49276 21.38457 0.0276

  至少存在两个0.38462 6.742843 9.264874 0.1524

  非限制性协整分析(最大特征值)

  原假设特征值最大特征值统计量5%的统计量概率值

  无0.81376 23.61274 23.26148 0.237

  至少存在一个0.67283 15.42687 16.02874 0.061

  至少存在两个0.38462 6.726841 9.234716 0.152

  从表4-3中可以看出,特征根迹检验和最大特征值检验的结果分别是45.38162、23.61274,大于5%显著水平的临界值36.79431、23.26148,从这一结果可以看出,在95%的置信水平下拒绝原假设,LNGDP、LNDTR和LNITR三者之间存在协整关系,这说明国旅游收入和经济増长之间,入境旅游收入与经济增长之间具有长期稳定的协整关系。

  在对LNGDP、LNDTR和LNITR做协整检之后,对LNGDP、LNDTR和LNITR进行回归分析,回归分析结果如4-4所示。

  表4-4回归结果分析

  变量系数标准差T统计量概率值

  C 4.86217 0.16842 27.36146 0.0000

  LNDTR 0.64281 0.05000 12.98467 0.0000

  LNITR-0.04126 0.08526-0.44387 0.64371

  拟合优度0.97483因变量方差均值9.50126

  调整后的拟合优度0.97284因变量方差标准差0.63012

  回归标准差0.07268赤池信息准则-2.01264

  残差平方和0.089146施瓦茨信息准则-1.78364

  对数似然函数值18.34261 H-Q信息准则-2.02162

  F统计量4021.2613 DW检验值2.43621

  F统计量的概率值0.000000

  从表4-4中可以,得到回归方程:

  LNGDP=4.86217+0.64281*LNDTR-0.04126*LNITR

  回归方程的,说明模型的拟合情况较好。F检验对应的P值小于0.001,在1%显著性水平下通过了F检验,说明了方程整体回归是显著的。LNDTR对应的P值都小于0.001,说明都在1%显著性水平下通过了T检验,参数显著。而LNITR没有通过T检验,该参数不具有显著影响。回归模型表明旅游收入每增长1%,拉动当地GDP增长0.64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