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文方法介绍-大学生大五人格与网络欺凌的关系研究-CNKI知网查重网站

论文方法介绍-大学生大五人格与网络欺凌的关系研究

2021-06-25 15:19:15
作者:杭州千明

论文方式解析-大学生大五人格与网络欺凌的关系研究

  了解大学生大五人格与网络欺凌行为的现状,探讨二者之间的关系。方法采用《大五人格量表》和《大学生网络欺凌量表》,对安庆师范大学215名学生进行调查。结果1.大学生大五人格在性别、生源地和年级三个变量上存在显著的差异,在其他人口学变量上不存在显著的差异。2.大学生网络欺凌在性别和年级两个变量上存在显著的差异,在其他人口学变量上不存在显著的差异。3.大学生的直接网络欺凌与大五人格中的神经质因子存在显著的正相关;直接网络欺凌和间接网络欺凌与大五人格中的开放性、随和性两因子均存在显著的负相关。4.大学生大五人格中的外向性和随和性两个维度能够显著预测网络欺凌现象。

  近年来,互联网的发展极其迅速,在为大家带来便利的同时也带来了一些弊端,网络社交的开放性和隐匿性等特点为网络欺凌的发生提供了可能,这对被欺凌者的心理健康会造成不良的影响。

  近年来,互联网的发展极其迅速,在为大家带来便利的同时也带来了一些弊端,网络社交的开放性和隐匿性等特点为网络欺凌的发生提供了可能,这对被欺凌者的心理健康会造成不良的影响。

  网络欺凌(Cyberbullying)是指任何通过电子或数字媒体、通过个体或团体故意实施的重复的、恶意的、对他人造成伤害或不适感的行为[1]。

  所谓特质(Trait),指的是一个人在行为、思维和情绪方面的习惯性模式,特质是相对稳定的,不容易随着时间而改变。美国心理学家戈尔德伯格(Lew Goldberg)从多项人格研究结果中提取出“神经质、外向性、开放性、随和性、责任心”五个共同的因素,此即为大五人格。

  目前国内外有关此课题的相关研究有:Kakkinos(2013)的研究表明,网络欺凌与大五人格中宜人性、尽责性和神经质呈显著相关;Buckels(2014)调查发现,大五人格中的尽责性、宜人性和开放性与网络欺凌行为呈显著相关;国内顾寿全(2014)的调查结果发现,大五人格中的宜人性、神经质和严谨性与大学生心理健康显著相关[2];高晓萌等(2018)研究显示,神经质与直接网络欺凌行为呈显著正相关,与宜人性和责任感呈显著负相关[3]。

  纵观国内外已有研究发现,目前虽不乏有对大五人格与网络欺凌方面的相关研究,但已有研究中关于网络欺凌的研究对象大部分为青少年,对大学生大五人格与网络欺凌的相关研究并不多见。鉴于此,本研究对安庆师范大学大学生的大五人格与网络欺凌现象进行调查研究,并对二者之间的关系进行探讨。研究结果既可以丰富相关的理论研究成果,又有助于了解大学生大五人格与网络欺凌的现状,可为高校教育者采取有效措施减少大学生的网络欺凌行为提供参考借鉴。

  2研究对象与方法

  2.1研究被试

  本研究选取安庆师范大学在校大学生进行测查,研究共发放240份问卷,回收上来剔除无效问卷后,获得有效问卷共215份,有效回收率为89.5%,有效被试构成情况如下表:

  表1有效被试构成情况

  项目分类人数百分比

  性别男62 28.8%

  女153 71.2%

  是否独生是79 36.7%

  否136 63.3%

  生源地农村134 62.3%

  城市81 37.7%

  年级大一58 27.0%

  大二50 23.3%

  大三43 20.0%

  大四64 29.7%

  专业理工科83 38.6%

  文史科132 61.4%

  2.2研究工具

  2.2.1《大五人格量表》

  本研究采用Morrison(1996)修订的《大五人格量表(简版)》(NEO PI-R)进行研究,量表具体分为神经质、开放性、外倾性、随和性和意识性五个维度共60题。每个维度12题,采用Likert五点量表计分法,按照从“0=完全不符合”至“4=完全符合”计分,以往研究表明量表具有良好的信效度。

  2.2.2《大学生网络欺负量表》

  本研究采用许秀利(2013)等编制的《大学生网络欺凌量表》进行研究,量表分为直接网络欺凌和间接网络欺凌两个维度,采用Likert自评式5点计分法,按照从“1=从不”到“5=总是”计分。总量表内在一致性系数为0.864,具有良好的信度。

  2.3研究过程

  本研究采用SPSS25.0软件对收集上来的数据进行统计分析,主要运用的统计方法有t检验、方差分析、相关分析和回归分析。

  3研究结果

  3.1大学生大五人格的差异研究

  表1大学生大五人格的性别差异比较

  项目男生(M±SD)女生(M±SD)t P

  神经质25.15±6.642 24.73±7.72 0.37.712

  外向性24.73±7.72 24.96±5.84 0.14.887

  开放性25.05±4.23 26.27±4.688-1.79.076

  随和性26.63±5.28 28.73±5.32-2.63.009

  责任心28.07±5.06 28.20±5.75-0.17.863

  由表1研究结果可知,大学生的大五人格存在显著的性别差异。具体表现为:女大学生大五人格的随和性维度得分显著高于男大学生。

  表2大学生大五人格的独生子女差异比较

  是否独生M SD t P

  神经质是24.341 7.069-0.768 0.382

  否25.147 7.610

  外向性是25.481 6.193 0.97 0.12

  否24.713 5.215

  开放性是26.468 4.663 1.337 0.979

  否25.603 4.527

  随和性是27.418 5.562-1.473 0.83

  否28.537 5.260

  责任心是28.000 5.061-0.336 0.331

  否28.265 5.833

  由表2研究结果可知,大学生的大五人格及各维度在独生子女变量上不存在显著的差异。

  表3大学生大五人格的生源地差异比较

  居住地M SD t P

  神经质农村25.037 6.875 0.473 0.034

  城市24.543 8.254

  外向性农村24.992 5.231-0.009 0.194

  城市25.000 6.179

  开放性农村25.858 4.489-0.257 0.505

  城市26.025 4.767

  随和性农村28.172 5.375 0.161 0.638

  城市28.049 5.438

  责任心农村28.336 5.666 0.571 0.891

  城市27.889 5.378

  由表3的研究结果可知,大学生大五人格在生源地变量上存在显著的差异。具体表现为:来自农村的大学生神经质维度得分显著高于来自城市的大学生。

  表4大学生大五人格的专业差异比较

  专业M SD t P

  神经质理工科24.905 6.828 0.155 0.085

  文史科24.817 7.785

  外向性理工科24.619 5.492 0.836-0.789

  文史科25.237 5.663

  开放性理工科24.893 4.371 0.261-2.67

  文史科26.580 4.614

  随和性理工科27.393 4.825 0.190-1.603

  文史科28.595 5.686

  责任心理工科27.631 5.568 0.688-1.136

  文史科28.512 5.534

  由表4研究结果可知,大学生大五人格不存在显著的专业差异。

  表5大学生大五人格的年级差异比较

  项目SS df MS F P

  神经质253.029 3 84.343 1.548 0.203

  外向性137.172 3 45.724 1.472 0.223

  开放性536.889 3 178.963 9.529 0.000

  随和性241.911 3 80.637 2.851 0.038

  责任心131.678 3 43.893 1.433 0.234

  由表5的研究结果可知,大学生的大五人格在年级变量上存在显著的差异,事后经LSD进一步多重比较发现,具体差异为:大二、大三学生开放性程度显著高于大一、大四学生;大一学生的随和性程度显著高于其它三个年级的学生。

  3.2大学生网络欺凌行为的差异研究

  表6大学生网络欺凌的性别差异比较

  性别M SD t P

  直接网络欺凌男14.24 5.673 4.028.000

  女11.10 3.657

  间接网络欺凌男5.73 2.066 3.236.002

  女4.80 1.372

  网络欺凌总分男34.21 12.935 4.061.000

  女27.01 8.224

  由表6研究结果可知,大学生的网络欺凌行为在性别变量上存在显著的差异,具体表现为:男生的网络欺凌行为总分及各维度得分均显著高于女生。

  表7网络欺凌的独生子女差异比较

  独生子女M SD t P

  直接网络欺凌是12.57 4.765 1.379.169

  否11.68 4.405

  间接网络欺凌是5.22 1.844.984.326

  否4.99 1.530

  网络欺凌总分是30.35 10.919 1.374.171

  否28.35 9.915

  由表7研究结果可知,大学生的网络欺凌行为在独生子女变量上在不存在显著的差异。

  表8网络欺凌的生源地差异比较

  生源地M SD t P

  直接网络欺凌农村11.86 4.518-.625.532

  城市12.26 4.620

  间接网络欺凌农村4.99 1.517-.967.335

  城市5.21 1.856

  网络欺凌总分农村28.70 10.126-.706.481

  城市29.73 10.654

  由表8研究结果可知,大学生的网络欺凌行为不存在显著的生源地差异。

  表9网络欺凌的专业差异比较

  专业M SD t P

  直接网络欺凌理科12.43 5.010 1.092.276

  文科11.71 4.233

  间接网络欺凌理科5.24 2.034 1.273.204

  文科4.95 1.349

  网络欺凌总分理科30.11 11.606 1.149.252

  文科28.37 9.394

  由表9研究结果可知,大学生的网络欺凌行为在专业变量上不存在显著的差异。

  表10网络欺凌的年级差异比较

  项目SS df MS F P

  直接网络欺凌346.105 3 115.368 5.961.001

  间接网络欺凌21.721 3 7.240 2.717.046

  网络欺凌总分1712.024 3 570.675 5.718.001

  由表10研究结果可知,大学生的网络欺凌行为在年级变量上存在显著的差异,事后经LSD进一步多重比较发现,具体差异为:大一和大四学生网络欺凌总分及各维度得分均显著高于大二和大三学生。

  3.3大学生大五人格与网络欺凌的相关研究

  对大学生大五人格与网络欺凌两个变量进行皮尔逊积差相关研究,研究结果如下表所示:

  表11大学生五大人格与网络欺凌的相关研究

  神经质分外向性分开放性分随和性分责任心分

  直接网络欺凌.138*.072-.149*-.377**-.082

  间接网络欺凌.065-.027-.151*-.343**-.074

  网络欺凌总分.132.059-.156*-.387**-.085

  注:*表示在0.05级别水平上相关性显著;**表示在0.01级别水平上相关性显著。

  由表11相关研究结果可知,大学生大五人格中的神经质因子与直接网络欺凌存在显著的正相关,大五人格中的开放性、随和性两因子与直接网络欺凌和间接网络欺凌均与存在显著的负相关。

  3.4大五人格与网络欺凌的回归分析

  以网络欺凌总分为因变量,大五人格各因子为自变量进行回归分析,研究结果如下表所示:

  表12大学生大五人格与网络欺凌的回归分析

  自变量因变量R2调整后R2 B Beta t p

  神经质网络欺凌.012.016.048.052.749.455

  外向性.003.001.159.144 2.067.040

  开放性.024.020-.112-.095-1.437.152

  随和性.150.146-.306-.370-5.317.000

  责任心.007.002-.003-.002-.031.976

  由表12研究结果可知,大学生大五人格中的外向性和随和性两个维度能够显著预测网络欺凌现象,其中随和性维度能够解释网络欺凌14.6%的变异。

  4分析与讨论

  4.1大学生大五人格的差异分析

  在性别变量上,本研究发现:女生的随和性维度得分显著高于男生。这与贾月亮等人(2018)的研究结果一致[5],这可能与两性的性别差异有关,通常女性比较善解人意,亲和力较强,因此,女生的随和性得分要高于男生。

  在独生子女变量上,本研究发现:大学生大五人格不存在显著的差异。现如今,不管是在独生家庭还是非独生家庭,父母都很少限制孩子的行为,不会阻扰孩子的求新求异的想法及行为。因此,人格差异不差异。

  在生源地变量上,本研究发现:来自农村的学生神经质维度得分显著高于来自城市的学生。来自农村的学生在经济等方面的烦恼要多于来自城市的学生,所以神经质得分要显著高于城市学生。

  在专业变量上,本研究发现:大学生大五人格不存在显著的差异。其原因可能与本次数据有关,本次问卷调查中,文科类的被试数目较多,有132人,而理工科的被试只有83人。数据偏差较大可能导致专业变量上差异不显著。

  在年级变量上,本研究结果显示,大学生的大五人格存在显著的差异。具体表现为:大二、大三学生的开放性程度显著高于大一、大四学生;大一学生的随和性程度显著高于其它三个年级的学生,这与许加明(2019)研究结果一致[6]。大一学生步入大学生活后,面对新环境会产生不安感,导致他们在一定程度上封闭自己,而大二、大三的学生已经习惯了大学生活,更勇于去探索生活中的新鲜事物,到了大四新奇感会减弱甚至消失,会失去对一些事物的兴趣。因此,大二、大三学生开放性程度高于大一、大四学生;另一方面,大一学生想快速融入新环境会更加注重与他人的和谐相处,在日常生活中更乐意去帮助他人,而大二、大三、大四的学生已经习惯了大学生活,更加关注自己的事情,很少关心他人的事情。因此,大一学生随和性程度要高于其它三个年级的学生。

  4.2大学生网络欺凌行为的差异分析

  在性别变量上,本研究发现:男生的网络欺凌行为总分及各维度得分均显著高于女生。这一结果与许秀利(2013)研究结果一致[7]。一般来说,男生对于电子设备的兴趣要高于女生,男生则会花更多的时间在网络上,每天使用网络的时间和在网络社交中表现出来行为都会对网络欺凌有着很大的影响。

  在独生子女变量上,本研究发现:直接网络欺凌、间接网络欺凌和网络欺凌总分上的差异不显著。其原因可能是:现阶段的社会发展背景下,大多数家庭的生活条件远远要好于以前,国民的整体素质提高,家庭教养方式也随着发生变化。无论是否是独生子女家庭,父母平时都会教导孩子要有爱心和同理心,因此,网络欺凌在独生子女变量上不存在显著的差异。

  在生源地变量上,本研究结果显示,对生源地不同的大学生来说,网络欺凌行为不存在显著差异。其原因可能是当下中前中国经济向好,居民生活水平提升,无论是城市的学生还是农村的学生都可以接触到网络。

  在专业变量上,本研究发现:大学生的网络欺凌不存在显著的差异。造成这一结果的原因可能与本次数据有关,本次问卷调查中,文科类的被试数目较多,有132人,而理工科的被试只有83人。专业的数据偏差较大可能导致大学生网络欺凌在专业这个变量上不存在显著差异。

  在年级变量上,本研究发现::大一、大四学生的直接网络欺凌、间接网络欺凌和网络欺凌总分得分都显著高于大二、大三的学生。吴姗姗(2020)的研究表明:95后擅长在屏幕后操控符号和在屏幕前塑造多重身份来打造多元的自我[8]。现阶段,大一学生大多数属于00后,结合他们成长环境,相较于大二、大三的学生,他们的思维更加活跃,也更加勇于表达自己的观点,在网络社交中,他们也会毫不顾忌的发表自己的言论和看法,有时候这种毫不顾忌也会对他人造成或多或少的伤害;大四学生的大学生活已接近尾声,面对压力不知道如何处理的时候会使他们产生许多的负面情绪,在现实生活中无法释放的这些负面情绪时他们就会选择在网络社交中释放出来。

  4.3大学生大五人格与网络欺凌的相关性分析

  由相关分析的研究可以看出,直接网络欺凌与神经质存在显著正相关。通常神经质倾向高的人,通常紧张不安,主观幸福感很低。这与刘远鑫(2019)的研究结论相似,其研究发现:大五人格的各个维度与主观幸福感存在显著相关,其中神经质与主观幸福感存在显著负相关[9];安晓斌(2019)的研究结果也显示,被动性社交网站使用行为与积极情绪、生活满意度之间呈显著负相关,与消极情绪之间呈显著正相关[10]。这表明个体的主观幸福感水平是随着被动性社交网站使用行为频率的增加而降低的;付银行(2018)研究结果显示:网络的虚拟性可以使人逃避现实、获得满足感[11]。为了获得认同感,神经质倾向高的个体更容易在网络上附和别人的言论,甚至是一些过激负面的言论,这在无意中伤害了他人。

  直接网络欺凌和间接网络欺凌与开放性、随和性存在显著负相关。这与相关研究结果一致,如孙云莉(2018)研究发现,大五人格与生命意义感显著相关,开放性与生命意义感显著正相关[12]。

  4.4大五人格与网络欺凌行为的回归分析

  通过多元回归分析的结果可以发现,外向性、随和性与网络欺凌总评呈显著相关。外向性得分高的个体表现出对外部世界很高的兴趣,他们对网络也展现着很大的兴趣。因此,发生网络欺凌行为的可能性越高。进一步分析表明最重要的预测变量为随和性,随和性与网络欺凌水平呈显著负相关能解释网络欺凌14.6%的变化。范广哲(2017)的研究发现,个体的随和性影响着个体做出欺凌行为的决定[13]。随和性高的个体,会更加信任他人,懂得移情。虽然他们在现实生活中很直率,但是在网络环境中,他们会设身处地的为他人着想,所以在宣泄负面情绪时,他们不会选择在网络上发表言论,他们知道可能自己的一句话就会对他人造成伤害。相反随和性低的个体则敏感多疑、易怒,更容易对他人造成伤害。因此,随发生网络欺凌行为的可能性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