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文案例分享-快手短视频“自媒体+电商”运营模式研究-CNKI知网查重网站

论文案例分享-快手短视频“自媒体+电商”运营模式研究

2021-06-08 15:33:56
作者:杭州千明

  近年来短视频兴起的热潮下,各行各业都相继开始利用短视频平台宣传和推广企业以及个人产品理念;大数据技术算法的日益发展改变了经济市场的营销模式,短视频平台为产品运营提供了新的突破口。

  在短视频平台中,快手短视频自成立以来呈现持续井喷的发展势态,其利用平台自身优势,带动了草根经济和精准扶贫的发展,本文以快手短视频为研究对象,探讨快手短视频独具特色的商业化运营模式,通过在快手平台营销的成功案例,分析快手短视频的运营模式。

  科学技术与媒介形式的不断发展,智能手机网民的爆炸式增长,使传统的长视频节目逐渐遇冷,越来越多的短视频平台应运而生。作为短视频平台用户,既是传播受众同时也可以是素材的产出者,相较于传统媒体平台来说,短视频应用不需要过于专业的设备和制作手段,一部具有摄像功能的手机就可以制作视频内容。快手短视频风格多以幽默、诙谐、猎奇等一系列生活化碎片视频内容为主,不仅拍摄简单且不依靠任何场景化的投入,这种不需要制作技术的视频风格,却带动了更多新鲜的网络流行话术,越来越多的新一代网红开始在自媒体平台出现,巨大的流量价值为电商提供了商机,短视频快速、便捷、病毒式的传播特性,为直播带货提供了可能性。

  快手平台占领了三四线城市的短视频市场,成为农村短视频用户的首要选择,快手主打更加接地气、平民化的趣味视频风格,相较于其他平台使用方式更为简单直接,为其培养了广大的三四线城市用户。越来越多的草根网红在快手上出现,更多的小微企业或个体电商也选择在快手平台投放其产品,并利用草根网红对于低消费人群的带动性,拉动产品的销量,快手针对其受众类型和用户基础,也制定了赋能电商营销的合作方针,为自身打造了更智能化的运营方式。

  快手短视频具有受众广维度大的特点,面向大众门槛较低也为其赢得了巨大的流量,流量可以变现为商业利润。近两年为了迎合受众猎奇、审丑等心理,快手短视频被企业巧妙地运用到各种营销公关事件当中,各地方言、80年代场景和口号式标语等元素都纷纷出现在营销策划中,各电商平台都非常重视短视频的流量导入,而快手这种以接地气为导向的短视频类型,为新媒体平台营销提供了新思路。

  快手“自媒体+电商”的营销模式瞄准的就是大众的参与感和猎奇心理,例如某些农村题材的短视频可以带动同样的草根群众参与感受,同时也会吸引从未在这种环境下生活过的人们一探究竟,揭秘了一般城市大众没有见到过的场景和景象,这种生活记录虽然带有浓厚的乡村色彩,但也能满足人们对于草根网红的互动感,快手短视频兴起的网红相较于普通网红更贴近大众的生活,他们甚至要比一般粉丝更朴素无华,这种贴近生活的短视频内容消除了网红与大众之间的距离感,也方便粉丝们争相模仿和参与。

  快手的视频类项特性,在多数以非专业传媒用户的背景下,根据快手官方呈现了用户画像资料,三四线城市用户达到了高占比,快手平台多以“环境土、内容土”的视频内容为主,源于草根群体的自我表达,颠覆了传统媒体的表达方式,创作环境多以小城市、乡镇为主,内容以夸张、猎奇且不具有审美性作为基础,运用夸张的视觉效果增添趣味化的观看体验,能够更加了吸人眼球,同时也展示了社会底层的真实生活,反映出许多受众见所未见的生活场景。

  一、快手APP的兴起与发展

  1.1快手APP的前身

  初期的快手平台是一个制作GIF动图的工具,制作动图的难度较大,非专业人士较难使用。快手GIF自2011年创立开始,而后两年的时间内进行探索和转型,开始向短视频社区类应用进行转型,经过一年多的调整,在2013年正式进入短视频社交媒体领域。快手是短视频平台领域的一匹黑马,公司初期没有雄厚的资金支持,没有强大的环境背景,凭借敏锐的市场嗅觉和精准的应用定位,由一个小型软件工具发展成为短视频龙头平台,创造出了一个新型的社群平台,并不断开拓丰富其多样化功能。初期的快手并没有太丰富的制作体验,操作简单易懂,缺乏话题和热点营销,更多的是用户个人带头分享和记录生活,利用同城和系统自动推荐来维系用户黏性,并不具备和销售、网红包装等培育功能。

  1.2快手APP的突破

  过去传统的互联网产品,在思路上过于看重定位,总是在产品成型之前就已经为它规定好一个方向,然后去引导甚至干扰用户往这个方向发展,例如小咖秀APP专注于模仿配音,只能提供给用户固定的拍摄模板。这些平台把内容的质量和方向进行了束缚,注重对符合平台规则的头部用户的留存和笼络,不符合规则的用户则会被排斥出去。维持住了平台规则的另一面,是普通用户会有心理压力,也让“分享”这个行为面临了不必要的成本。快手并不强求产品应该是什么样子的,只是尽量把使用的门槛降低,然后任由用户自由发展。快手平台会根据用户上传的作品内容,分析顾客所在的地点和场景,准确的把握消费者的心理和个性状态,根据用户之间的互动,挖掘用户之间的联系和兴趣爱好,为用户推荐感兴趣的视频和用户。

  1.3快手APP的前景

  快手巨大的流量优势为进一步的发展打下了用户基础,平台短视频的不断改革消化了用户碎片化时间,用户闲暇时间逛传统电商的时间并不多看几下就关了,而看短视频的时间绝对多,这点就提供了足够的粘性和活跃度,让流量增长起来。快手的直播电商更成熟也更专业一些,它接入的有赞微商城开店工具,是目前行业当中排名前三的工具,内容结构多元,用户连接密切,持续的稳定发展,快手已经进化出了自己的生态系统。快手APP的商业运营中也存在着一些弊端和漏洞,低价化商品的运营模式,导致质量低劣的廉价商品较多,产品质量无法得到保障,电商只求“量”不求“质”的发展模式也导致了用户好感度下降的诸多问题。而快手平台用户多数属于低消费人群,这也影响高品质奢侈品定位的产品无法打不开市场,仍旧要靠低价的运营方式吸引受众。现在快手已经不断地完善审核团队和售后服务,逐渐加强了对于品牌质量的把控,不断的优化APP的广告功能,呈现了健康发展的前景趋势。

  二、快手短视频商业化运营模式

  2.1二次打造自媒体模式

  在快手短视频热度不断飙升的前提下,许多自媒体博主也看到了快手短视频的发展前景,在其他平台也出现了许多通过对快手短视频进行二次剪辑所运营的账号,其中以土味视频分类最具代表性。这些博主将快手平台用户发布的土味视频,重新进行剪辑制作成一个特色栏目,利用大众的审丑、追求娱乐化的心理,推广传播其整合的视频内容。在微博、b站许多多媒体视频平台,都存在着土味博主的账号,这种视频栏目通常极具个人色彩化,能够触发多阶层用户的新鲜感。这种重新包装的运营方式也带动了快手平台自身热度,更多的用户渴望自身被发掘,也方便了受众的观看体验,不需要自己挖掘视频内容,二次打造的自媒体账号会整合提供使用者感兴趣的内容。在泛娱乐化时代,娱乐元素成为自媒体与用户之间沟通的桥梁,娱乐化营销以使用者喜闻乐见的形式挑动使用者的神经,深入使用者的情感世界。越来越多的自媒体开始选择娱乐化打造方式和受众进行情感互动,在欢声笑语中潜移默化地吸引粉丝关注。

  2.2广告营销模式

  短视频相比于长视频,可观看时间较短,并不方便做前开屏广告以及冠名商推广。因此,广告主要依靠传统广告和原生化广告。快手利用平台特点,增强实时性、互动性,利用算法散发在合适场景中,实现精准投放,提升了转化率。在开屏、通栏、弹窗等细节区域等区域投放广告,让用户不知不觉中关注广告内容,在不影响用户体验的基础上,将品牌需要传达的信息传递给用户,包括形式生态、内容生态,形式上要与用户当前阅览的内容相符,推送其感兴趣的广告主,但内容上更直观的展示品牌文化或产品信息。如快手信息流广告,根据品牌、平台、内容创造者三方的调性创作打通用户的短视频内容,从而达到广告投放效果的目的。平台集内容化、媒体化、社交化、工具化多重属性为一体,成为品牌主实现更深层次商业化表达的重要阵地。平台也积极吸纳品牌主,为其提供专属页面、机构认证、内容聚合等多种服务,甚至实现从营销到销售的整个转化闭环。

  快手疏通了外部电商渠道,当前拼多多和京东已经出现在快手小店的购物车,加上此前接入的淘宝、天猫等购物平台,快手基本与主流电商交易平台实现了全面打通。利用外部电商成熟的品牌、供应链、规范的商家和消费者保障制度,并通过主播的直播间,一头对接工厂货源的产品,一头连接老铁粉丝用户,做到选品与用户的高度匹配。这种模式的助推之下,越来越多的快手主播选择自建品牌、仓库,自己贴牌发货,将性价比最高的源头好货直接带到快手用户面前。快手短视频营销具有情绪感染性、大众参与性门槛较低、集体效应这三个传播特征,这使得企业的营销可以摆脱企业与用户之间的“中介”,在社会化媒体上进行传播。这不仅用视觉化方式传达了企业接地气的形象并获取公众注意力,也可以较大程度上节省营销经费。

  例如老乡鸡在快手平台用200块开了一场“2020老乡鸡战略发布会”,提前预设了诸多槽点,如七八十年代村口开会场景、参差不齐的板凳上坐着稀稀拉拉的几位乡亲、黑板上明显划掉的“大”字等。同时,短短9分钟,“发布会”点梗密集金句频出,时不时还要单双押韵。在快手平台发布视频之后,不久即获得10W+的评论量,被网友戏称“史上最土发布会”。老乡鸡用200块钱开的这场“土味”发布会,收获到的是“教科书般的营销”嘉奖以及全国范围内的知名度。在这之中,土味营销满足的是新世代消费群体及下沉用户追求“为生活找点乐子”的心理需求,能够快速引起他们的兴趣,得到再次传播。土味营销和低俗营销是有区别的,企业在做土味营销时需要保持审美追求和思想高度,充分考量品牌定位、营销目的、营销效果和影响,再结合品牌自身定位和营销目的添加土味元素,利用反差、新鲜感、情怀等元素接地气地进行宣传。

  2.3 IP衍生模式

  网红经济产生了个人品牌IP效应,MCN平台构建了IP矩阵,逐步寻求电商变现路径,MCN是能把社会化草根的创作力量职业化的机构。快手平台垂直化细分个人品牌,以人为中心打造核心内容,从垂直细分领域切入到原创市场,如吃播类主营的食品品牌联动推荐,剧情类更多的是软广植入脚本。打造个人品牌IP化,以个人品牌为核心,打造短视频IP多元化发展;利用MCN平台进行IP矩阵构建,MCN平台持续孵化短视频IP,打造IP矩阵或尝试自创品牌转向电商。一般泛娱乐IP变现周期较长,而垂直领域比较容易出现变现行为,这导致快手开设了快手小黄车商城,利用草根网红直播间拉动品牌效应,任何电商都可以来到网红直播间“挂榜”(刷礼物),利用网红巨大的IP效益,帮助电商宣传产品,利用消费者对于网红的信任感带动销量上升,网红同款也成为受众的力捧对象。

  快手网红辛巴将平台秒榜机制利用到了极致,他在几大头部主播的直播间内狂刷礼物,收获了“一大波”存在感,创下了三个月涨粉795万的记录。积累了海量粉丝之后,辛巴并没有急着卖货,而是通过与粉丝之间紧密的互动,树立起了“农民的儿子”、“淳朴的商人”、“年轻人的模范”等形象,将自身打造成“正能量励志”人设。不同于李佳琦的“买它买它”,辛巴的常规销售话术是:“需要你就买,不需要你就不买”。在与粉丝建立了情感纽带的情况下,辛巴并不避讳通过直播间红包、抽奖等方式涨粉,也曾经将自己怼黑粉、痛哭等真实的一面呈现于粉丝面前,甚至因为一瓶酒的价格与品牌商正面争执,时刻展露着自己真性情的同时,也逐步加强着和粉丝之间的老铁情谊。从天价打赏秒榜积累粉丝、与粉丝紧密互动树立人设,到与明星跨界合作转化流量,到电商节的流量卡点特殊时段以及大号带小号等玩法。辛巴的带货模式与李佳琦有着本质的不同,后者在某一领域建立了专业影响力,倾向于带动消费者冲动性购物,而辛巴则是通过快手的老铁社区为自己建立了真性情、有血性、友好型人设以及相应的导购风格,在此之上对平台规则、流量玩法进行极致利用。IP衍生模式下,网红会提前在粉丝群进行宣传,或推出短视频预热,利用自身的流量为直播引流,同时也会购买一些流量,并通过一系列的工具进行辅助,实现造势引流。粉丝量的多少并非考察一个账号带货能力的唯一标准,有很多账号粉丝在10万左右,但是一年带货的净利润可以达到一两百万,原因就在于日常直播中对粉丝互动的重视,以及主播的人设得到认可和信赖,因此粉丝粘性就相对较高。快手在私域流量方面更具优势,对于主播来说,观众的流量相对稳定且可确定,无论在备货还是投入上都能够进行可持续性的规划。快手土味视频的运营模式中,主播更加主张产品的极致性价比和产品直销。快手主要覆盖的三四线城市的下沉市场用户,与说服一二线的消费群体买单不同,要说服下沉市场用户购买产品,需要实打实的告诉用户为什么他的产品更值得购买,为什么他家的产品更具优势。

  根据平台发布的《快手平台电商营销价值研究》显示,快手平台整体人群对于电商的接受程度显著高于平均水平,32%的快手用户表示会因为信任主播的推荐而购买产品,超过4成的用户会向家人朋友推荐买的产品,并且84%的用户表示未来还愿意接受主播的推荐。这被称作典型的“快手式消费”,在优质内容的前提下,用户开始关注和互动中信任主播,由信任的主播进行推荐,看其他老铁对于产品的评价,建立起对产品的了解和种草,再通过社区熟人推荐的方式,促进线上线下的循环导流,驱动着流量和转化的不断提升,形成快手和电商的生态闭环。在其中,建立起品牌和用户之间的信任感,是影响快手用户进行消费的关键,也是「公域流量」+「私域流量」在快手营销中最直接的体现。

  2.4区域化营销模式

  在用户渗透率最高的东北地区,快手推出了本地化服务的探索。快手区域营销就是利用数据分析技术,将线上线下数据进行深度融合,从而全方位洞察用户消费习惯和消费偏好。同时,借助全渠道的营销方式,精准覆盖潜在区域客户,帮助店铺进行数字化管理和精准化营销。侧重点放在本地商家的,在推荐区域化的信息事项外,快手具有本地生活服务的功能,页面布局、内容形式看上去都具有创新性。对于快手区域板块而言,营销场景决定营销需求,营销需求决定用户接受到的营销信息,而营销信息则会影响营销消费决策。应需而变,是区域营销出现的根本,也是数字营销方向革新的最大推动力。同时区域营销市场将释放出更多满足营销需求的新技术、新方式。在大数据和互联网技术的应用下,实体店铺也将快速实现线上线下全网全渠道全场景的大融合。利用平台优势和用户基础,在区域营销的助力下,实体店铺也能在网络营销的趋势中,成功向电商方向转型,进而大放异彩。快手平台培养的社区文化氛围,容易出现高粘度和高信任度的粉丝群体,可以快速介入同城服务市场,它给快手带来的将是极高的电商转化率。

  三、快手短视频电商化运营模式的优势分析

  3.1低门槛、琐碎化的传播模式贴合受众需求

  短视频直播营销简单易懂,其传播内容碎片化,且视频短小精悍,能在有效的时间内传达准确的信息。相较于天猫等电商平台,快手打造的直播式营销操作起来更简便,这种网络营销方式是一问一答式的,方便跟主播实时互动。此外,直播间里的商品是以视频的方式进行实物呈现的,相比淘宝上的图片宣传,这种实物展具有说服力。在UGC主导的时代,短视频最大的特点就是低门槛性和草根性。以快手短视频为例,其面向的市场主要集中线城市及农村地区,以记录生活为主,只要敢于露面,人人都可以打造自己的媒体平台。快手直播的准入门槛,用户只需实名认证,待审核后便可开通直播功能,这使得没有流量和粉丝基础的普通人都可以通过短视频来宣传这种低门槛性,使得短视频创业的门槛大大降低,为其电商化运营提供了基础。

  3.2以弱关系为纽带的“熟人圈”传递信息更具说服力

  互联网适合发展弱纽带,即保持一定距离的沟通互动,强关系往往是同质群体内部的纽带,而弱关系则是不同群体之间的纽带,通过平台系统的“防护衣”与特色交流功能,它可以使用户和陌生人形成弱关系,不通过近距离的接触也可以到达交流沟通,弱纽带可以促使具有不同社会特征的人群交融从而膨胀社会交往的渠道,凌驾自我认知的社会界定的范围。在以快手短视频为代表类项的短视频平台中,用户可以传播又或发布作品来引流粉丝,并通过日常的社群交流互动来维系自己与粉丝的关系,随着人气的积累和粉丝数量的增多,纽带关系可以不断增强,基于弱纽带来推销产品也能取得更好的营销效果。快手应用注重用户和粉丝的弱关系体现有“关注”和“同城”栏,以维系旧关系和开拓新关系为代表。这一点合理地运用了兼容性,所谓兼容性是指一项创新用户的价值观,过从经验和需求的一致程度。在短视频平台上,直播营销过程中面对的观众几乎都是自己和熟人,在这种弱纽带性质的熟人圈里,彼此的文化价值观及需求相似,主播的观点和话语更方便传播。弱连接关系到个体的小圈子里的挚友——定向群体,从而起到桥梁的作用,它可以使同属两个或多个圈子的个体相互连使得信息得以快速地扩散出去。在观看直播的过程中,用户可以将主播的动态分享到自己的社交圈,而在线用户也可以通过同样的方式二次分享,从而使得主播的直播信息不断地裂变,为其吸纳更多的受众。

  3.3“非中心化”的扩散系统为快手传播提供动力

  直播营销是用户自发创造的一种新形势的变革,它从生产到推广是一种非中心化的过程,以快手为代表性的平台,传递的信息清晰度较高,传播效果具有现场性、实时性,收看环境同时也具备日常性和休闲化的特点,受众可以高效还原到视频的生产和制作过程中来。短视频更加注重信息传播的平衡性,以快手为例,其视频的展示方式是瀑布流式的滚动推送热门视频,当用户上传的视频热度达到一定阈值后,曝光率会开始逐渐降低,从而给新用户更多展示自己的机会。这种非中心化的扩散系统的把关人通常不是技术专家,而是普通用户本身,这些大众用户共同参与,把自己再举措的传播给别人,这种扩散方法拉近了用户间的距离,通过周围人群的横向扩散来不断扩充影响势力。在短视频平台上可以在直播的过程中与主播进行实时互动,主播的带货过程,都能够一览无余,。这种营销方式增加了产品透明度,减少了消费质性,从而使主播与用户之间的不确定性进一步降低,更加有利于产品的销售。

  四、快手短视频“自媒体+电商”运营模式的启发与思考

  4.1快手商业化的发展路径

  随时各类短视频热度不断飙升,如何把短视频平台的这种热度转化成商业价值?越来越多的网红达人利用快手平台的直播功能走上了电商的道路。快手的核心是在社区建立“老铁关系”(老铁即东北话:兄弟,老朋友),所以快手用户更习惯于查看已关注KOL的内容。同时,其评论功能设计也有意将其与视频播放页设置在同一页面,用户在看短视频的时候,上滑就能看到用户的全部评论。用户经常查看自己关注的达人,那么用户与达人之间就会逐渐形成粘性。而用户与用户之间、以及用户与达人在视频评论区的评论互动,无形中也会帮助快手形成良好的社交氛围。这种社交氛围,逐渐成为了快手社区独特的“老铁文化”。

  快手产出的产品更加平价,适合低消费的三四线人群。以低价产品为主的视频类型恰好是三四线人群出身运营的短视频账号,所以更加能带动低消费人群,而资金比较富裕的一线人群,也会因为喜欢追捧网红本人,与网红本人拉近关系获得社会关注度,而下单购买产品,且他们往往消费能力较高,购买平价产品时往往对价格并不敏感。

  快手作为短视频平台,在销售和开设电商方面并不占优势,很难形成专业针对于消费者搭建的规范化信息平台,产品往往要依靠人和短视频来带动,快手通过分流广告和展示播出信息的方式来扩大自己的优势;并且形成了粉丝、土豪、网红、平台之间的利益平衡,构建起了一个多镜像、多圈层的复杂生态,尽管快手能够从打赏中获得不错的收益,短板自然不言而喻,网红和土豪非常容易订盟,抑制整个平台朝气;快手平台很难通过从电商的变现能力中提升市值和融资,快手直播平台带动电商平台的运营,这样的独特带货模式确实具有很大的发展空间。

  4.2快手对“草根经济”的赋权

  快手依托短视频为信息传输中介,使短视频的传播成为大众网民与信息媒体传播交流的传输桥梁。麦克卢汉所说的“媒介是人体的延伸”,“短视频时代”的到来更加延伸受众视听感官,快手为草根文化的传播进行了“赋权”,增加了社会阶层交流的频度,拓展了原创内容的广度和深度。快手通过短视频与直播来进行技术赋权,虚拟化的交流加强了不同阶层的受众跨时空联系,文字及表情符号互动成为话语表达的新载体,快手中主体被赋予高度自由的信息权利,身份也进行了重新赋权,在快手平台受众可获得依赖感与满足感。由于快手用户的运营环境大部分主要围绕在三四线城市,这种运营方式也让大众能够更多的关注到社会底层的真实面貌,通过技术革新让并不具备专业拍摄手法和基础条件的用户也能传播作品。从表面上看,快手短视频多以“审丑”“猎奇”作为主要传播特征,但从深层次看,这类视频的传播承载着草根的社会期待,即在简单直接的自我呈现中吸引大众的关注,通过特殊的符号互动方式来进行自我建构,进而对其社会角色进行彰显,寻找存在感。去中心化的好处体现在两个方面,一方面,降低了网络的安全风险,比如,原来互联网中数据都存储在一个中心节点中,一旦黑客对中心节点进行攻击便可摧毁整个网络。而去中心化后,因为网络是多节点维护,每个节点权利相等,哪怕一个节点出现问题,也不会造成较大的影响。另一方面,就是使中心化公司的权力分散化,避免了数据垄断的出现,让用户的信息隐私得到保障。所以,去中心化在某种程度上来说,可谓是互联网世界的共产主义化。在快手上,这些普通用户群体在互联网社会中找到了存在感和归属感,也在“拟态”的社会互动中加强了身份认同和群体认同。

  4.3快手“去中心化”的传播机制

  “去中心化”是指平台放宽管控制度,淡化媒体把关人的角色,普通老百姓是信息的发布接收者,人人是话语权的优先主导者,都可能成为某个方面的意见领袖。在真实的社会情境中,他们可能是平台的基础用户,大部分人并不了解专业的传播效应和运营方法,通过快手官方提供的“去中心化”的传播机制,使大众群体也能合理的使用文化符号制作相关内容,找到了独特的自我表达的方式。去中心化也推动了草根经济的转变,过去人们要通过平台或官方进行消费,而在快手平台上实现了人人带货的可能。草根人群在互联网平台呈现自己的形象及日常生活,自我建构的体系中需要靠表演和观影来完成。1988年,麦克·费瑟通提出了日常生活审美生活化的命题,日常生活审美化指的是日常生活领域各个方面的审美化的过程,标志着艺术化的风格被大量复制在日常生活中,使得物的审美及其符号价值远高于实用价值。维尔施在《重构美学》一书中指出,日常生活审美化的表现之一就是追求外观装饰的光鲜亮丽。

  媒介技术的不断发展推动了“日常生活的审美化”和视觉文化的崛起。视觉文化的广泛传播超越了网民原来在地域及文化阶层上的界限,使人们被各种形象符号所包围。在大城市里我们越来越常见到的是一种网红式的生活方式,大家在网上获得某时流行的休闲空间的信息,比如书店、咖啡馆、餐馆等等,然后乐此不疲地跑去打卡。就这样,人们的日常生活被模式化的语言和审美想象所定制,审美上的冲突激发了大众想要观赏评论的欲望。但在快手的运营模式下,别开生面的草根文化却并不介怀视觉符号的精致化,而是追求当下的感官满足,重视“平凡的快乐”,坚持夸张、搞笑、乡土的特色,其流行的背后暗含了社会对日常生活审美化的质疑和反抗。

  4.4快手运营模式对于精准扶贫的意义

  以农民和小城市用户占主导的快手平台,在运营决策上也制定出一系列创新扶贫助农项目。根据官方公众号资料总结,2018起总计有超过1600万人在快手平台上获得收入,其中340多万人来自于国家级贫困县。快手的下沉力量最充分地发掘了互联网的价值和农村市场的潜力。当扶贫工程进入攻坚阶段,“快手脱贫”也许能成为一股强劲的驱动力。快手作为新型短视频平台为脱贫攻坚事业的作出较大的贡献,在不断推出针对农民致富的项目之中,其全面展开的“福苗计划”和乡村教育等创新实践项目也受到外界的广泛好评。快手平台是一款具有农乡归属感的全民短视频应用,配合其自身强大技术支持和绿色发展理念带来的精准连接属性,持续运用自身的科技力量和平台优势,不断助力脱贫攻坚,为经济困难群众开创致富渠道,通过全民电商化的运营模式,支持农副产品的网络赋能,同时提高了用户的使用积极性。通过官网资料显示,快手推出了“福苗计划”、“发现系列”地区合作、幸福乡村战略等多个项目系统性地帮助乡村经济提升。短视频介绍扶贫产品、开放直播进行农产品带货、快手课堂帮助贫困地区居民学习电商运营、返乡创业的“乡村带头人”经过平台培训推动区域经济发展。通过快手平台,这些变革的扶贫举措精准开发着“移动互联网+扶贫”的新功能,主要目的就是“教之以法”,以短视频、小黄车直播作为精准扶贫的渠道平台工具,开创社交电商,通过面对面的销售模式,推动“造血式扶贫”。